Sign in / Join

专访 | 小戏骨“王熙凤”的演技背后

去年,电视剧《小戏骨白蛇传》火遍大江南北。飞歌妈看过后,心里对自己说:“换成飞歌,肯定也能演好白娘子。”今年3月,在网上看到“小戏骨”招募演员的消息后,她顺蔓摸瓜,一个个链接点进去,在发现报名方式后,立马就将郭飞歌的资料发了过去。

随后,试镜、选角、试戏、实拍等通知,一项项震动着飞歌妈的手机信箱。和飞歌爸商量以后,虽然认为拍戏太累,但夫妻俩最终还是决定让她去外面见识一下。于是,飞歌妈带着郭飞歌从山东临沂飞到了河北正定荣国府。这一飞,不仅将郭飞歌带离了原来的生活圈,也将“飞歌版”的凤姐带到了人们的视野中。

郭飞歌身着王熙凤那身华丽的行头拍了几场戏之后,有剧组人员就感慨“这个王熙凤选对了”。她的一颦一笑、一举一动都透露着王熙凤的那股精明劲儿,仿佛是凤姐从书里走了出来,让人移不开眼睛。

 

初见“王熙凤”

在此之前,郭飞歌从来没有接触过表演,经验值为零。但导演还是从海量的报名视频里一眼相中了她的外形和台词功力。

第一次试镜,导演给郭飞歌讲了一段戏,让她在镜头面前演。任务完成后,导演给郭飞歌安排了探春的角色。

“但我觉得自己更适合演王熙凤,我跟她的性格比较像。我就去跟导演说,她让我再试了一段,觉得还行,然后我就得到了王熙凤的角色。”

这时候,飞歌妈却开始劝郭飞歌放弃这个角色。她发现这跟之前录现场节目有着太多不同,拍戏对一个孩子来说还是太累了。“我怕累着她,她才只有9岁,这个暑假应该好好长长身体。”但郭飞歌执意想要尝试新生活,还安慰妈妈“哪个演员不是这么熬过来的呀”。

 

形塑“王熙凤”

演王熙凤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而让一个十岁的孩子去再现王熙凤的刁钻、精明、心机深则难乎其难。飞歌妈心里也在打鼓,一直担心郭飞歌演不好王熙凤,不能获得大家的认可。

除了剧组提供的红楼梦学习和指导之外,为了演活王熙凤,郭飞歌读了三遍少儿版的《红楼梦》。飞歌妈也在网上不断搜集一些关于王熙凤的人物、性格分析,自己消化后再讲给郭飞歌听。

郭飞歌手绘《红楼梦》人物关系图

但让王熙凤活过来,从书中走出来,还是太难了。

导演、摄影师、布景师、灯光师、服化老师、场记一一就位,现场氛围十分严肃,所有人都严阵以待。第一场戏演的是王熙凤“粉面含春威不露,丹唇未启笑先闻,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”的出场,最后一场则是凤姐“机关算尽太聪明,反误了卿卿性命”的苦情戏,这一笑一哭都是塑造人物特质和推动情节发展的重要节点。“刚开始的时候,我总是笑也笑不好,哭也哭不好。”郭飞歌说。

郭飞歌最爱笑,对她来说笑并非难事。但王熙凤的笑却足足让她练了一个多月。她每天对着镜子、手机、镜头,哈哈练笑。她必须要记住笑到停不下来的感觉,笑出“辣子”张狂个性的感觉。在王熙凤出场的那场戏里,郭飞歌终于笑对了。现在若是让她再来一个王熙凤的笑,不用酝酿,张嘴即能来。

王熙凤出场

但哭戏无疑是一项新的挑战。“我平时就不爱哭,拍戏的时候让我哭就哭,我一开始真的挤不出一滴眼泪。”重拍了20多次后,飞歌妈在一旁既心疼又焦急。无奈之下,她把女儿硬生生拽到角落里,佯装生气呵斥了几句,也就是这几句,逼出了郭飞歌的眼泪,也逼出了她的哭技。

郭飞歌最后一场哭戏也拍了很多遍。“眼泪多了也不行,少了也不好,必须要在讲完某句台词时落泪,还要跟另外一个小演员配合。”郭飞歌说,导演也一直耐心地在传授她们演技,甚至躺到地上现场示范。一次次的试戏,一遍遍的重来,最后打板的时候,郭飞歌的眼泪哭干了,飞歌妈的眼睛湿润了。

王熙凤最后一场哭戏

这时候,“王熙凤”才真正地活了过来,出现在全国观众面前。

拍摄时正值暑假,全年中最热的两个月。从河北正定荣国府到浙江横店影视城,由于妆容和服饰的繁复,郭飞歌总是最早起的那个,但她却没有像普通孩子那样闹起床气。

在40多度的高温里,郭飞歌经常要穿着“桃红撒花袄”、“貂鼠昭君套”和“大红洋绉银鼠皮裙”行走在片场。相比于飞歌妈的担心,她本人却表现得云淡风轻,好像已然朦朦胧胧懂得了什么是必须做的,什么是敬业,什么是规则,提前适应了这个社会的生存规律。

 

飞歌爱唱歌

郭飞歌从小生活在临沂一个人民教师大院,隔壁就是学校。每天学校广播站都会放些音乐,她很喜欢听,听几遍就会唱。

小郭飞歌

郭飞歌爱唱歌,她的歌声得到过很多人的认可。从5岁起,除了参加大大小小的歌唱比赛,她还先后参与过山东卫视《我是大明星》《让梦想飞》,中央电视台《黄金100秒》《音乐快递》《综艺盛典》《等你长大》等节目的录制。飞歌妈还特意申请了一个叫“沂蒙鸽子”的微博来跟粉丝沟通。那时候的郭飞歌,只有少数人知道。

飞歌妈是一个很爱唱歌,很有表演欲望的人。在郭飞歌出生之前,她就用老式的手提录音机播放民谣磁带,作为胎教。这个习惯一直伴随郭飞歌的成长,只是老式的录音机成了古董,光盘也代替了磁带。

郭飞歌在录音棚

“她的嗓音条件不错,熟悉的歌一放伴奏就能准确地跟上拍子唱起来,高音也能飙上去。看她也爱唱,唱得也蛮好,后来我就下意识地选了一些适合她的歌,让她学着唱。我再给她拍下来,上传到各种视频网站。”

在陪看少儿频道的时候,飞歌妈留意到电视右下角经常会出现一些儿童节目的招募信息。抱着“试一试,万一选上了呢”的心态,她偶然一次拨打了那些报名热线。“一开始打不通,都是忙音。”飞歌妈也不恼,一遍一遍地打,“也没啥好着急的”。以至于终于接通的时候,她还以为是诈骗电话,盘问了对方好一会才报上名。

 

告别“王熙凤”

“隔着屏幕我都感受到那股刁钻精明劲儿了,满眼都是戏!”

“电视上看到小王熙凤真的是眼前一亮。”

“看久了,像是感觉是从书中走出来的人物了。”

不出所料,《小戏骨红楼梦》一经播出,就迅速占据各大热搜榜,收获如潮好评。在这群小演员中,人们尤其称赞“王熙凤”的演技。

郭飞歌个人微博

大家都说“沂蒙鸽子”有点“土”,飞歌妈就重新注册了一个微博“郭飞鸽”,因为怎么也注册不了“郭飞歌”,“在后面加字母和数字都不可以,也不知道为什么”。

今年湖南卫视的中秋晚会邀请“小戏骨”剧组来上节目。郭飞歌在电视台排练的时候,飞歌妈一个人坐在宾馆里,看着电视里的“王熙凤”,听着郭飞歌在剧里唱的插曲《葬花吟》,不自觉涌出了泪,“孩子在剧组长大了,有点欣慰。那时也临近中秋嘛,我们娘俩却独处异乡,各种道不明的情绪也就自然都上来了。”

“小戏骨”剧组参加湖南卫视中秋晚会

电视剧上档后,郭飞歌的微博一夜之间涨粉上万,也有很多商演和采访机会找上了门,飞歌妈却帮女儿拒了大部分,“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,这阵风头过去了,也就过去了。”飞歌爸也很少在朋友圈里秀自己的女儿,“对她的宣传现在已经够多了,孩子嘛,现在需要平和踏实。”

伴随小戏骨剧组的集体成名,很多质疑和批评的声音也蜂拥而至。在这一点上,飞歌爸和飞歌妈都有着自己明确的想法。

“无论是对于飞歌的赞赏,还是一些恶意的、带有比较性和诋毁性的评论,我们都用一颗平常心来对待。这些都不需要让孩子知道。”在他们看来,郭飞歌还是一个小孩子,平时看看书,学学习,没必要接触这些东西,也不想让她过度曝光。这个暑假不过是比以往的新鲜好玩一点而已。

他们也知道很多人在担心什么。“小孩子嘛,演戏对他们来说就是玩,投入得快,抽身也快,孩子的记忆都集中在了当下。孩子的性格培养主要还是看家庭教育,不会因为演了王熙凤而受到什么影响。”

“我们让她唱歌,陪她去演戏都是为了能让她将来多一条可选择的路,人生能有更多的可能。但她的将来还是看她自己选择。”

两个月的“红楼”光景结束了,郭飞歌也回到了原来的生活。

对于郭飞歌而言,这次拍戏是影视首秀,还是有点“小激动”。但她觉得目前阶段最重要的还是学习。“其实做不做明星不重要,但学习能够让人有文化,而有文化的演员和没文化的演员演出来的东西是不一样的。我将来可以做一个有文化、有内涵的演员。”

“年少得名本不易,当知成事更难行。但求不受聪明累,初心勿忘得始终。”这也是某位网友想对郭飞歌说的话。

 

采访丨杜杨
文字丨杜杨
责编丨孔德淇
本文首发于南京大学新记者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