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gn in / Join

专访 | 刘海涛:一位电台深度调查记者的“江湖”简史

过往的调查报道生涯,刘海涛喜欢用“江湖”来形容他置身的场域。每每说出这个字眼,他总会略微停顿,其间夹杂的无奈语气引来听者一阵哄笑,随后自己也跟着笑。有时现实就是这么不寻常,总要有人进入其间,再讲出各种“江湖”。

转眼十余载

谈起记者,刘海涛首先想到的是“成名的想象”。这是一份需要理想的职业,没有人愿意困守在一地鸡毛之中,每个从业者都渴望用有影响力的作品征服自我与他人。这需要理想推动,也离不开对现实的不妥协。而相比于台前激情澎湃地讲述采访经历,刘海涛更难忘职业成长路上的铺垫和砥砺。

刘海涛,毕业于兰州大学哲学系,现任江苏新闻广播总监助理,曾先后历任江苏新闻广播特别报道部副主任、主任,代表作有“有毒塑胶跑道”“兰菌净真假疫苗”“问题气体致盲”等系列调查报道。2017年9月29日做客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“名记者进课堂”栏目。迪丽尼尕尔 摄

由于非科班出身,经常有人问刘海涛的学科背景对其记者生涯的影响,他只笑笑说:“文科都是相通的,当下重要的是自我学习的能力。”

刘海涛觉得自己新闻业务能力的培养有两个重要阶段。第一段是本科四年,宿舍四个人每周坚持凑钱买《南方周末》。这份报纸见证了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的变革,1999年的新年献词《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》、2000年《克拉玛依——浴火重生的面孔》……第二段是2008年底及至此后两年多的时间。那时候,刘海涛一直在给中国之声供稿,经常夜深时分接到编辑通知要求改稿,虽然有时只是标点符号的改动,但正是这段经历,让他在业务水平上获得了极大提升。

图为《南方周末》1999年首期头版新年献词《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》。

2001年,刘海涛进入单位,被分到广播新闻部的采访岗,没有固定负责的条线。每天一大早到台里报到,参加别人来不及去参加的活动,去别人顾不上出的差。刘海涛把自己的那个时段称为“补漏”,江苏六十几个县区,每个县区他都跑过。

对于入行时的艰辛,刘海涛并不怨天尤人,他认为期间接触到的形形色色的人,加深了他对社会的了解,让他变得更加完整。

2008年底,刘海涛被调去做外联编辑,负责给中央广播电台发稿。2011年,特报部成立,他负责组建并带领这个团队。

 

“江湖”往事

这些年,刘海涛带领团队做了很多有影响力的调查报道,也对江苏新闻广播塑造公信力起到了推动作用。

骆马湖沿岸政府所立“严禁采砂”标识

2015年4月中旬,有知情人士向刘海涛所在的特报部爆料,骆马湖非法采砂情况严重,对湖区的生态造成了严重的破坏,不仅影响了湖区渔民的生计,还持续影响骆马湖的水质。经过分析,特报部把报道的突破口放在了水质上,如果能证明非法采砂将导致徐州、宿迁两市超过500万人的饮用水水源地被破坏,那么事情就能出现转机,相关地方和部门就能下狠手来禁采。

记者赶赴宿迁、徐州采访,在知情人士的帮助下进入湖区,登上非法采砂船,掌握了第一手的采访资料,同时拜访了宿迁市渔业管理部门、环保部门、自来水公司以及湖泊治理办公室,发现情况比预想的更严重、更惊人。

骆马湖中心采砂船

骆马湖湖区内至少有上千条的非法采砂船在日夜开采,而湖面也被各方人士瓜分,能够取得湖面的人被称为“塘主”,三教九流,均是“地方实力派”。这些塘主能量巨大,加上骆马湖的采砂已经带动了吃喝玩乐,还形成了船体维护修理,运输,销售等产业链条,牵涉各项从业人员数万人的生计,刘海涛贴切地将骆马湖称作“江湖”。这里牵一发而动全身,以至于每一次骆马湖非法采砂治理最后都不了了之。多年来,水利部淮河委员会、江苏省水利厅、宿迁、徐州四个方面,都可以管骆马湖,可是又都单独管不了骆马湖,使得骆马湖非法采砂愈演愈烈。

2015年5月10日、11日,江苏新闻广播部推出《救救骆马湖》深度报道,引发社会各界强烈反响。中国之声全文转发,新华社、多家电视报纸跟进采访报道。国家领导人两次批示,水利部会同省政府召开专题会议,骆马湖自2015年7月1日起全面禁止采砂。

骆马湖中心采砂船

在“江湖”摸爬,特报记者不仅是调查者,也是寻找者,他们要寻找有责任感,有影响力的人发出意见评价进而形成经得起专业拷问的调查报道。

2015年9月13日,苏州市相城区学生家长向江苏新闻广播新闻热线投诉,称其孩子所在的元和小学,在开学后陆续出现十几名学生流鼻血、头晕、呕吐现象,疑似塑胶跑道散发有毒气体所致。随后,无锡、常州、南京等多所学校家长都向新闻广播反映同样的问题,学校塑胶跑道呛人,孩子集中出现不适。

报道发布后,涉事“毒跑道”被拆除

特报部专门成立“劣质有毒塑胶跑道”专题报道组,报道组先后奔赴苏州、无锡、南京多地,实地勘测异味明显的各地校园塑胶跑道,采访了涉及塑胶跑道建设工程的学校、教育、住建、环保、体育、质监等多部门,获取了第一手详实的资料。随后,调查组又成功寻找到了塑胶跑道生产商,揭露了塑胶跑道恶性竞争的行业乱象;通过与聚氨酯专家的分析,揭示了劣质塑胶跑道有毒的根源。

央视新闻频道《新闻1+1》节目对江苏新闻广播记者进行连线

经过一个月的调查,新闻广播独家报道《有毒的塑胶跑道——校园“隐形杀手”调查》播出,经过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全文转发,迅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,国内、省内各大媒体纷纷转载,网友热议。人民日报发表评论《跑到有毒,“祖国的花朵”怎么开放》,指出江苏新闻广播的报道,“揭开了一个行业的空白,让人心头一惊!”央视《新闻1+1》栏目也专题报道,连线特报部记者,指出“塑胶跑道标准亟待完善”。

 

转型与坚守

互联网的迭代,让媒体行业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。在此背景下,许多传统报社的深度报道部面临被裁撤的命运。而最近两年,囿于大环境的改变,刘海涛所在的特报部也正从传统的调查采访向服务型报道生产转型,但自始至终,部门的记者兄弟都是他的骄傲。调查报道往往会牵涉到利益的重新分配,你动了人家的奶酪,自然会遭遇到利益相关方的不满、敌意,甚至恶意举报。然而,从事调查报道多年,他们没有一篇报道被证明为不实报道。在刘海涛眼里,这离不开调查记者的坚守。

南京铁路公安利用官方微博发布南京南站“猥亵女童”案件动向

刘海涛指出,如今的媒体机构已然被通约为一个符号,无论什么媒体,对受众而言无非是一个微博、一个微信号或者一个APP的名称,这个名称有多大含金量,取决于从业者的作为。而互联网对每个终端都有赋权,新闻的发布主体也更趋多元,比如南京南站“猥亵女童”案件,南京铁路公安直接通过其官方微博发布事件最近动态,不需要媒体作为中介,即获得了很高的关注度。

网络舆论环境信息海量,呈现高度碎片化,人们的注意力极易被转移,但一些重要议题依旧需要专业机构介入调查,引导舆论。这也是移动互联时代下媒体存在的意义:不仅仅提供信息,还需要核实信息;秉持价值中立,挖掘事件背后的真相,利用图文、音视频等各种手段,讲清事实、讲透道理,引发社会聚焦,进而改变社会。

刘海涛说,在互联网时代,有人会借助各种力量压制记者的报道,甚至在网上散布各种不实消息,左右舆论方向……因此,他认为记者需要较强的抗压能力,同时也要做好充分的自我保护。采访报道一定要有多少证据说多少分话,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切勿乱说,即便有时候有十分的证据,也只能说七分话,并且不断发掘和保护好证据。刘海涛认为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保障采访的完整与安全。更重要的是,他不希望因为任何一次采访改变一个记者的人生轨迹。此外,作为一个过来人,他乐意为同事们争取更好的工作条件和待遇,让其获得较为体面的收入和尊严感,从而更好地投入到调查采访工作。

(感谢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白净、徐慨教授协助联系采访对象)

 

采访 | 王启明 程紫嫣 梁晨 孔德淇
文字 | 王启明 孔德淇
图片除署名外,均来源于网络
本文首发于南京大学新记者

Leave a reply